您的位置 首页 教育头条

我们师的干部科长

点击上方蓝字 阅读更多内容 师政委要下去考察团班子情况,干部科长带领他们科2名干事和我参加。考核班子本来是干部科的业务,我当时在组织科分管党委秘书工作和部队党委建设,首长就叫我也参加这次考察。干部科长…

点击上方蓝字 阅读更多内容
师政委要下去考察团班子情况,干部科长带领他们科2名干事和我参加。考核班子本来是干部科的业务,我当时在组织科分管党委秘书工作和部队党委建设,首长就叫我也参加这次考察。
干部科长姓袁,三十六七岁,胶东人,高高的个子,有点清瘦,五官端正,一双温和深沉的大眼睛,给人一种安稳沉静的感觉。
我们坐一辆越野车,首长坐在后面,袁科长坐在副驾位置,我坐在首长旁边。
我们师政委参加过解放战争和抗美援朝,又在军机关当过多年处长,思想开阔敏捷。他讲起了在朝鲜打仗时的艰苦,冰天雪地,没有棉衣,没有棉鞋,很多战士腿上脚上的肉都冻烂了,很多同志冻死在雪地里;他说战时政治工作没那么复杂,不用讲很多道理,就是与战士同甘共苦,同生共死;又讲起了自己多年来抓党委班子建设的经验,说关键是抓好两个一把手,抓好团结,等等。
车开了一个多小时,政委断断续续地讲着。奇怪的是袁科长一句话也没说,既没有说“好”,说“是”,也没有谈一句感受,好似他根本没在车上一样。
我感到有些“冷场”,但作为一个调到机关不满一年的小干事,是没有资格接话的。我曾经多次与其他科长跟随政委下部队,政委说什么都不断点头,不断称“是”,有的顺着政委的话谈一些自己的理解,有的趁机汇报一下自己抓的工作和成绩,以便得到政委的了解和好感。
袁科长的沉稳寡言是很有名的。机关同志说,工作之余他什么活动都不参加,哪个首长家的门也不串。别说是机关干部,就是首长们有什么应酬活动叫他参加,他都婉言谢绝。除了正式开会发言、汇报和与干部谈话之外,他基本上不张口说话。
他原来在军干部处当干事,分管干部任免。26军抗美援朝回来后驻在烟台,后来军部搬到莱阳,让我们师驻到烟台。袁科长家在烟台,与莱阳相距一百来公里,不加班时,星期六从莱阳坐火车回家,星期日下午再坐火车返回。
一个星期日的下午,天很晚了还没有走。他妻子问:“怎么还不去火车站?” 他说:“不走了。”妻子问:“为啥?”他说:“我已经调到烟台这个师当干部科长了。” 妻子很生气:“这么大的变动怎么不给我说一声?”他说:“刚下命令。组织上没正式定的事情怎么能说呢?”
在他心目中,组织和纪律是高于一切的。
一天,司令部一位老科长来到他家,说:“我任副团已经7年多了,这次空出的团长位置,轮也轮到我了,麻烦你在师长政委那里帮我说一说。”
袁科长知道,在全师副团职干部中,这位科长任职时间最长,机关和部队的营连主官都干过,工作成绩比较突出,他的内心是支持提升这位科长的,而且感到这位科长得到提升的希望比较大。如果放到现在,有些人肯定会说,我对你看法怎么怎么好,我很支持你当团长,我一定给师长政委做工作,等等,一句话,让被提升的人知道感谢自己。
但是,袁科长不仅一点不表露自己内心的看法,反而批评说:“你的心情可以理解,但怎好这样讲呢?在个人职务提升上怎能向组织提要求呢?选拔任命一个团长涉及因素很多,不是哪一两个人能说了算的。还是要正确对待这个问题。”
老科长感到袁科长不支持自己,气呼呼地离开了他家,在有些场合说了一些袁科长的坏话,说他不关心干部,不通人情,架子大,口气大,等。有人把这些话传给了袁科长,他什么也没有说。
一个多月后,命令公布了,这位老科长被任命为某团团长。报到前,师长政委与老科长谈话,老科长觉得自己在干部部门不支持的情况下得到提升,多亏了师长政委的信任和决断,不断表达对师长政委的由衷感谢。政委说:“袁科长多次向我们汇报了你的优势条件,一再建议提升你。而且,在军首长提出从军机关下派一名同志任团长的想法后,他又专程到军里向首长汇报应该提升你的理由。由于他多年在军干部处管任免,军首长很信任,最后决定不再下派了。”
老科长听后既感动又惭愧,找到袁科长表达感激心情。袁科长说:“这有啥感谢的!都是党委首长研究决定的,我只是履行业务部门应尽的职责罢了。”
一次,师党委常委会研究干部结束之后,师长叫袁科长马上到他办公室来。
原来,这次研究的干部中有一个后勤部某科副科长提升科长的问题。这名干部原在其他军区的一个团当助理员,因与军区的一名副职首长有点什么关系,调到我师后勤部一个重要业务科,一年后提升为副科长,任现职的时间差半个月不满两年。在酝酿这次干部调整前,军区那位副职首长的秘书给师长打了个电话,希望能考虑一下这名副科长提升问题。但是,干部科在进行考察时,赞成提升他的人未过半数。酝酿提升名单时,师长提出要提升这名副科长。袁科长不同意,并提出了两个理由:一个是上级文件规定提升实职必须任现职满两年以上,这名副科长未满两年;再一个是测评支持率未过半数。师长感到不提升这名副科长没法向上级首长交代,就和政委商量了一下,要求干部科把他列入提升对象,提交常委会研究。
常委会研究干部时,一般都是由干部科长读一下名单,党委书记问干部科长还有什么要说明的情况没有?如果没有,常委同志逐个表一下态,就通过了。这次袁科长读完名单后,党委书记(政委)按照常规问袁科长“还有什么情况要说明的没有?”袁科长说:“有”,就把那两个情况汇报了。结果,大多数常委都表态不同意这名副科长提升。师长原来以为提交常委研究能够顺利通过,没想到被袁科长的“情况说明”打乱了,非常生气。
袁科长接到通知马上来到师长办公室,师长从写字台边的靠椅上站了起来,怒气冲冲地问:“你什么意思?党委首长的意图不是给你交代过了吗?你为什么不执行?”
师长停下来,等他回答。
袁科长坐在首长办公桌对面的椅子上,没有任何表情,一言不发。
师长更加恼火了,抓起眼前的一个文件夹,狠狠地往桌子一甩,由于写字台太光滑,文件夹从桌面滑到很远的地上。
师长质问袁科长:“究竟是党委管干部还是干部科管干部?是你听首长的还是首长听的?你要摆正位置,不要没有数!”
袁科长依旧面无表情地坐在那里,呆呆的望着师长,聆听首长的训斥,一句话没说。
其实,如果他能做几句自我批评,表示一下今后注意改正,首长的火气就会消失一大半。但是,他觉得言不由衷的话自己说不出口。承认错误吗?究竟错在哪里?上级的政策规定很明确。如果硬把这个干部提起来,群众怎么看?且不说对工作的影响,就是对师长政委也会产生很大的负面议论。这些道理师长能不明白吗?还用得着自己再做解释吗?所以,只能倾听,只能沉默。
过了两天,师长给袁科长打了一个电话,说自己的批评太过头了,让他不要在意。后来,在袁科长提升正团时,师长给予了坚决支持。
袁科长不仅对别人严格把关,对自己要求更加严格。他妻子的大外甥也就是她姐姐的儿子,在一个海岛连队当司务长,已经三四年了,没有提升。最近在烟台谈了一个对象,女方要求必须调回烟台才能同意。这个海岛连队隶属于我们军另外一个师。袁科长妻子让他生办法把外甥调回来。
这件事对于袁科长来讲,是一点也不困难的。当年他在军干部处管任免时给外甥所在部队的干部部门打个电话,一个星期就能办妥。即使现在,别说他亲自打电话,就是他手下的一个干事出面联系,也会很快办成的。
但是,他坚决不办。妻子问他:“为什么?”他说:“驻胶东这么多部队,很多干部都想调到烟台。咱们师有好几名领导都交代了一些这方面的事情,因为编制员额的限制,大都没有办,咱们自己怎么能这样做呢?”没有办法,妻子只好让她外甥转业回到烟台了。
袁科长是个很重感情的人。他下部队考核干部,发现了年轻优秀干部,总是积极主动的给他们创造机会磨炼成长,他考察培养的干部有不少成了军师级领导。有些没有什么关系的“老基层”“老黄牛”,他都记在本上,纳入视线,一有提升机会就尽量给予考虑。他帮助了谁,推荐提拔了谁,从来不告诉人家,不对外人讲,很多人都是多少年以后才从其他渠道知道的。
两年后部队整编,我们师和其他部队合编成为一个军级单位,袁科长先任干部处副处长,不久提升为干部处处长。后来,担任军级单位的副师职纪检委员。虽然也得到了提升,但他的资质、能力没能得到更好的发挥。但凡认识他的人都感到惋惜。
令人高兴的是,现在将近八十岁的袁科长仍然非常健康。
去年夏天我到烟台,与原来在师政治部工作过的一些同志专门请他坐坐,他依然思路清晰,保持着原来那种风度风格。
我刚提干时他就是师干部科长。在我成长进步的过程中,有三件事情与他有直接关系。一件是让我去大学学习,选调干部入学是干部科的业务;一件是我任排长不到一年就被提升为副指导员,副连职干部任免权限在师政治部(实际上就是干部科);再一件是我从大学学习回来被调到师政治部组织科。在这期间我还不认识他,没见过面,没说过一句话。
我讲了这几件事,非常感谢老科长的培养帮助。如果放在一般人身上,可能都会讲讲当时的具体情况,说说自己帮助解决的过程,等等。但是,他却说:“这都是组织上研究决定的,我没有做多少事情。叫你去大学学习,是师首长提的名,他是看了你在报纸上发的几篇文章后提出来的;上学前不到一年提升为副连,是因为当时上级有个选拔优秀年轻干部的政策,并且要求可以越级提拔;大学毕业后调入师政治部,是政治部党委集体研究决定的,是为了提高政治部机关干部的文化层次。”
他的话总括起来,就是把这一切都归于首长,归于党组织,归于党的政策,归于工作需要,而不是他自己。实际上我们都很明白,没有他,这一切都难以变成现实。
我时常想,什么叫党性?什么叫初心?什么叫官德?什么叫人品?袁科长的言行不就是具体的诠释和回答吗!

夕窗心语关注请长按二维码,点击“识别图中二维码”可自行转发至朋友圈或群聊进行分享阅读

本文来自网络,不代表诚德电脑培训网立场,转载请注明出处:http://www.cdrsksw.com/2063.html

为您推荐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联系我们

联系我们

在线咨询: QQ交谈

邮箱: 2766463288@qq.com

工作时间:周一至周五,9:00-17:30,节假日休息
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