地方教育经费削减、90%公司撑不下去?To G教育公司如何度春寒

  • A+
所属分类:前端开发

△图源:图虫创意
? 作者|芥末堆 大卫
? 来源|芥末堆看教育
“如果说5月份还不开学,拖到9月份的话,大家就真的撑不下去了”,主做进校在线双师口语课的微语言创始人朱春娜憋着最后一口气。
往年3月份前后,教育公司们对公的项目通常进入交割的尾声,回款会陆续进来,新的招投标工作即将开始。但疫情打乱了诸多机构的计划,也给企业的现金流带来压力。
而受疫情影响财政收入,部分地区教育局出现政府采购预算较上年缩减过半、教育支出预算减少的趋势。部分大额、可做可不做的、非刚性、非重点项目或被撤,对公业务机构的竞争压力加大。而开学后学校为赶学科恐弱化素质类课程需求,进而影响此类项目交付及服务复购。
除了寄望于早点开学,如何找到第二条商业路径,成了摆在很多对公教育公司面前的课题。
再推4个月开学,90%对公教育业务公司都撑不下去
疫情期间的朱春娜很焦虑。微语言的对公业务占据营收八成,因延期开学,其向上千家学校提供的在线外教口语课皆无法展开,这会影响项目的最终交付。
除此之外,很多进校STEAM创客类机构也面临上述困境。由于去年诸多对公项目已经执行完毕或进入项目尾声,乐智机器人2020第一季度预计回款同比增长50%以上。但受疫情影响,乐智机器人CEO罗敏担心,“很多项目没有办法验收,不验收的话就没有办法结帐”,销售也无法开展新业务的拓展工作。
这给企业的现金流带来压力。朱春娜透露,疫情期间师资、研发、租金成本等各项投入每月要数百万。“国家虽然说是有各种各样的政策,但是你真要落地的时候,其实并没有帮我们解决实质性的问题。”
朱春娜告诉芥末堆,如果在疫情期间的社保能够全免,则大概会省下几十万的帐款,但若只减免其中部分,对小微企业来说杯水车薪。
不少机构正开源节流,通过适当优化人员控制规模成本,以求在疫情中生存下去。远大前程主做生涯规划业务,加盟模式是该细分赛道倚重的营收之一。“但很多加盟商主做渠道开拓,并不具备服务当地学生的能力”, 远大前程联合创始人单伟伟说,一连数月不开学,一些大型的入校讲座也无法开展,无论是加盟总部还是产品输出方,都没有经济来源。
单伟伟了解的两家机构,“直接把招商把销售这样的部门全部砍掉了”。即便是疫情过后的上半年,“稍微有一点点规模的会,这种申报备案可能都会很繁琐”,“不少机构已岌岌可危”。
除此之外,随着国内疫情得到有效控制,各地区陆续开学,但不少地方教育厅已表示将适当占用暑期和双休日。对于校外培训机构们来说,学校利用假期上课无疑是令人焦虑的。但对于许多对公教育企业们来说,焦虑是同样存在的。
盛思科教CEO余翀告诉芥末堆,疫情之后,很多学校为赶语数外等主要科目,或将减少科创素质教育的校内时间。这必然将影响此类课程、装备及服务的采买。
主做STEM课程内容提供的上海STEM云中心创始人张逸中认为,疫情或影响学校一学期的复购,“你还没用完,不可能就让人家接着买”,其预估,存量的五分之一业务或受影响,但具体要等下半年才会知道。
“真的要到9月份才开学了,我觉得市场上90%的对公业务的公司都撑不下去”。朱春娜说道。
校内时间或被学科挤占,经费缩减致非刚性项目压缩
相比假期实践被占用,最广受业者担心的可能是教育经费的缩减,这将直接影响到企业们的收入。
芥末堆查询到,上海市松江区教育局于2月7日发布的2020年预算公开信息发现,部门总支出预算为49.7亿,比上年增加9235万,增长1.89%。但教育支出预算(约41亿)比去年减少了3397万,减少了0.82%。该部门政府采购预算则大幅缩水为4.04亿,缩减至不到去年8.69亿的一半。
松江区教育局计财科于2月18日向各公办预算单位、有关科室下发的《关于2020年预算排摸调整的紧急通知》中提到,因疫情影响今年财政收入,“同时考虑到提高预算执行率的情况,拟对各预算单位年初安排项目进行排摸,以备调整”,其排摸的标准包括:
年初安排用于开展聚集性活动的项目;
年初预算安排500万元以上的项目;
年初预算安排用于锦上添花、可做可不做的项目;
年初预算安排政府购买服务的项目(全部);
其他非刚性、非重点项目;
△松江区教育局下发关于预算项目排摸的通知
“今年严峻的开始”,不少业者忧虑,很多学校会将教育经费部分用到疫情防控物资的支出,进一步挤压经费。不过,由于国家要在新基建上大量投入,教育又属于其中的一部分,“所以大家也想看看下半年国家在这块会不会有什么动作?”罗敏说。
事实上除受到疫情影响,根据芥末堆查询到的公开数据显示,虽然国家财政性教育经费的投入在持续增加,连续7年投入占GDP的比例保持在4%以上,但近年来占比却一直呈下降趋势。
上海STEM云中心负责人张逸中分析认为,这两年经济下行压力很大,国家的财政经费预算实际上在收紧,在中美贸易及疫情等各方面的影响下,其支出压力加大,不少地方面临着财政赤字,而教育局的经费一大部分是由财政拨款。
张逸中在与全国的地方部门和学校交流时,普遍反映的是这两年教育经费有收紧的趋势,其预测,除了部分地方财政实力比较强的,“今年教育经费总量上可能会减少”。
罗敏打听过,自己机构对公项目一般都走专项经费,“他不走学校里面生均经费之类,这部分的经费主要是去年定下来的,大部分都还在”。往年这会儿应该是新预算规划出来的时候,但现在“一定是受到影响了,但影响的规模有多大,现在暂时不清楚”。
张逸中认为,政府对于花钱这件事情将会更慎重,“也就意味着它的审批流程或者更复杂或者时间更久”。对于原本饱受压款之苦的机构来说,这并不是件好事。
对公教育企业抗疫之路:从To G到To B、从线下到线上
政府经费规划不明朗,使得机构花钱也更为谨慎。保住现金流,优化运营、甚至开拓多元业务就变得至关重要。转型To B、To C,从线下转型线上都是对公教育企业们思考的方向,但转型并不容易。
这是余翀正在思考的内容,盛思科教的对公课程主要围绕着装备销售配套,装备销售收入每年在四五千万左右,“我们一直在思考教学装备销售的方向能走多远、能做多大?优质的课程服务是否有价值?”。
由于,线下培训机构业务被迫暂停,且囿于习惯、业务呈现等原因,转线上并不容易。购买现成课程成为不少机构的选择。这使得很多对公教育企业发现了新的业务空间。
疫情将盛思科教此前研发的网络课程平台直接推向前端。余翀告诉芥末堆,近些年近千场线下培训和服务,投入巨大,“但很多老师培训之后如果不上课还是会忘掉,因此我们现在开发的网络课程学习平台(相当于教学资源网站)直接面向学生,帮助老师们可以轻松开课,另外,除编程外,目前鲜少见到的steam创客线上课也将是个机会。”
平台的商业路径路径则是向学校收取服务费。“目前刚刚推广,确实要转变观点很难,但也已经有很多学校表示对我们课程的认同,也开始有成功案例了”。
尽管需求存在,但对公教育企业的业务转型并不容易。一方面,许多长期执着线下的对公教育企业们并不了解线上;另一方面,长期To G端的企业们在转型 To B端服务时也并不顺利。
余翀告诉芥末堆,公司也考虑过To B业务,但因“一直擅长的是校内大班普及,与校培小班化的教学模式也不一样”,对“校培机构尚不了解,不能空想胡乱做”。
在远大前程的业务组成里,对公业务包括生涯规划老师的师训与认证,学校生涯规划体系的建设。疫情期间,其就将线下教师培训也挪至线上进行。但无论在人工还是技术层面,都无法监控学习过程,同时无法开展测验。
此次疫情中,最受影响的除了刚入行的,大部分还尚处早期业务发展阶段却大量投入的企业,“尤其像素质类、steam品类业务,本来就属于市场开拓型的业务,收入也不稳定,盲目加大市场投入只会加剧业务风险”。张逸中认为,没有评估好企业业务模式风险,很容易在此次疫情中垮掉。
在经费缩减,长周期项目回款慢、竞争更激烈的情况下,寻找更轻、更有规模、成本更可控的新业务尤为必须。
这就需要在产品上做内功。了解学校的具体需求,推出单价和利润更低但性价比较高的普惠课程包,使得购买能够快速达成,而不需要走经费审核、招投标的重流程,缩短费用交付的链路,使利润立即可见。
张逸中认为,这对教育机构引导用户需求的能力提出更高的要求,“很多机构专注产品研发能力,但引导需求的能力较弱,你的产品需要向学校说清楚为什么要满足这样的需求”。
不过,在行业弥漫着消极信息的同时,稍许能带来点安慰的是,去年核定的项目预算,大部分仍在顺利地推进。而利用这段业务停滞的时间,重新思考机构的业务发展,重新评估机构的经营风险也未尝不是件好事。
本文作者:大卫
芥末堆 记者
教育还有什么门道,悄悄告诉我吧
ID:wujianjie1991
推荐阅读
你“在看”吗?

发表评论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